您的位置:首頁 > 游戲頻道 >

游戲直播侵權問題如何界定?

來源: 法治日報 時間: 2020-10-09 16:34:01

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的發展,每年都有新驚喜。

9月16日,國家版權局網絡版權產業研究基地在2020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大會上發布了《2019年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秷蟾妗凤@示,2019年,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整個市場規模突破9500億元,同比增長29%。

其中,網絡游戲版權產業表現頗為突出:作為業態核心的網絡游戲版權產業市場規模達到2308.8億元,占比高達24.09%,其中移動電競、云游戲等領域成為增長新勢力。

網絡游戲版權產業的重要地位,從2020中國網絡版權保護大會的議題設置上也可見一斑——“網絡游戲行業新業態版權綜合治理”成為四大分會議題之一。

“網絡游戲產業衍生的全新業態已經成為我國數字內容產業新的增長點,以優質內容作為核心競爭力,不斷推動我國數字經濟穩步增長,構建了數字文化產業創新生態體系。”中宣部版權管理局辦公室主任鄭良斌在會上表示。

市場規??焖贁U張

產業競爭日趨激烈

作為文化產業的“新興”部分,網絡游戲理所當然地成為互聯網文化產業發展的重點方向之一。

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游戲出版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游戲工委)統計顯示,2020年1月至6月,國內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1394.93億元,同比增長254.74億元,增幅達22.34%。

據了解,迅猛發展的游戲產業目前擁有諸多利好條件,使其未來發展有望一路向好:云計算、5G技術、人工智能等創新技術的變革;有關游戲直播的行業,如游戲直播和游戲短視頻之間在內容、功能、用戶等多個維度實現融合,用戶轉化率很強……

尤其是游戲直播行業,頗有一路走高的趨勢?!秷蟾妗贩Q,游戲直播用戶規模增勢穩健,用戶打賞付費意愿增強,行業規模持續走高。據預測,2018年至2022年游戲直播行業將保持13%以上的增長率,到2022年,游戲直播市場規模將達到300億元左右。

市場規模的快速擴張已然是無可爭辯的事實,用戶規模同樣也在繼續增長。據統計,2019年中國游戲直播平臺用戶規模達到3億人,較2018年增長15.4%。2020年,疫情推動用戶規模繼續穩健增長。

同時,商業模式不斷拓展。目前,直播業務收入仍是中國獨立游戲直播平臺最重要的收入來源,占比90%以上。“隨著各平臺云游戲、直播帶貨等新型業務在2020年起步、快速發展,游戲直播的收入來源將更加多元化。”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游戲工委秘書長唐賈軍說。

除了收入多元化以外,平臺內容也呈現出多元化。唐賈軍說,隨著賽事版權競爭日益激烈,各直播平臺在游戲直播和電競賽事之外,不斷衍生出娛樂、秀場、電商、陪玩等內容模式,搭建多元化的內容生態。

新格局、新業態的不斷涌現,使得多方主體參與的跨界市場競爭進入白熱化階段。“2019年以來,沒有新的獨立游戲直播平臺成立,說明行業已逐漸趨于飽和,行業整體集中度不斷加強,游戲直播下半場的競爭仍然十分激烈。”唐賈軍說。

易觀互動娛樂研究中心研究總監董振指出,未來這一產業將面臨更加多維度、多元化的競爭,包括企業與企業之間、用戶與企業之間、用戶與內容之間的競爭,形成點對面的競爭格局,而競爭的核心依然是優質內容。

游戲直播蓬勃發展

版權糾紛日漸增多

在網絡游戲直播行業蓬勃發展的過程中,版權爭議可謂如影隨形。

在最初發展階段,游戲直播行業并無版權意識,多為自發使用性質的行為。而現階段的游戲直播案件糾紛日漸增多,司法機關在相關司法判例中對游戲直播的法律定性作出界定,網絡游戲直播版權規范化取得實質性進展。

但是在唐賈軍看來,行業整體上仍然面臨以下問題:

一是業內游戲直播侵權的問題仍然大量存在。目前雖然已有司法判決認定游戲直播畫面的可版權性受到法律保護,游戲直播應取得游戲研發商的授權。但是在實踐中,無授權的游戲直播行為仍然大量存在,游戲直播侵權的問題依舊是行業痛點,游戲研發商針對游戲直播平臺侵權提起的訴訟,無論在訴訟數量抑或訴訟標的上均呈現增長趨勢。

二是實踐中很多游戲直播版權問題難以界定。由于游戲類型的產品多樣性以及直播類型的行為多樣性,哪些游戲直播畫面屬于法律所保護的作品范疇,游戲直播中游戲主播進行演繹創作之后的權利屬性如何界定等,都是目前網絡游戲直播版權保護過程中面臨的難點問題。

三是缺乏全國性的法律法規或行業指引。雖然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13日發布《關于網絡游戲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審判指引(試行)》,對游戲直播畫面構成作品的審查、涉及游戲直播或錄播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進行了明確的規定,但該規定屬于地方性法院作出的審判指引。從全國范圍來看,整個行業仍處于一種自發性的規范中,既沒有法律法規的明確規定給予各方主體保護或約束,也缺少全國性行業規范的明確規則給予各方主體行為指引。

四是由于行業競爭等多重原因,在游戲版權授權與合作方面還存在壁壘和障礙。在版權內容合作方面,目前也有游戲廠商與游戲直播平臺達成全線游戲內容授權,但是由于市場壟斷與競爭加劇,各大游戲研發商對于其在游戲直播版權方面仍有非常大的限制。目前主要采取“自發性”保護手段,通過在與用戶簽訂的相關協議中,增加對主播這一特殊用戶的限制條款,達到保護自身權利的目的,版權授權與合作還存在諸多問題。

顯然,如何尊重版權,保護版權,規范新業態的發展,已成為推動游戲行業健康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其中一個最為重要的問題是游戲連續動態畫面的著作權法定性問題,這對于網絡游戲的整體版權保護具有重大意義。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司法判例已基本認同游戲連續動態畫面的獨立作品屬性。

2017年4月,《奇跡MU》一案中,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首次將網絡游戲整體畫面認定為構成類電影作品。其后,各地法院相繼作出了將網絡游戲產生的連續動態畫面認定為類電影作品的司法判決,如網易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案、《守望先鋒》訴《英雄槍戰》案、《王者榮耀》短視頻侵權案等,由此明晰了對游戲版權的保護導向。

廣東高院民三庭庭長助理、庭辦負責人陳中山介紹說,廣東高院在今年4月發布的《關于網絡游戲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審判指引(試行)》明確,運行網絡游戲某一時段所形成的連續動態畫面,符合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構成要件的,應予保護。該指引加大了對包括衍生行業經營者以及游戲用戶在內的依法權益保護,通過更加明確的審判指引來規范游戲市場的競爭秩序,保障游戲產業的創新發展。

建立疏通化解渠道

實現多方協同共治

如何妥善解決游戲行業版權爭議,促進游戲行業健康發展?在唐賈軍看來,行業協會應充分發揮引導協調職能,推動網絡游戲直播行業版權相關的全國性行業規范指引的制定,全面普及相關法律法規,引導各主體合法合規發展,并為行業內各個主體發生的版權糾紛建立疏通化解渠道,促進相關爭議糾紛的解決。

游戲研發商應保持積極開發合作的心態,游戲直播能讓游戲產品獲得更加廣泛的關注,游戲直播行業的快速發展,將反哺游戲行業,促進游戲行業的進一步發展。因此,游戲研發商應保持更為開放和合作共贏的心態,積極探索開放授權的可能性,在兼顧社會效益和商業利益的前提下,讓更多直播平臺能夠共同參與到行業精品游戲中來,從而促進行業的繁榮發展。

游戲直播平臺應該樹立正確的行業發展理念,建立規范的直播秩序,不斷優化自身合規與風控制度,爭取為行業的發展樹立標桿。同時,也應加強對游戲主播的行為管理,規范其直播行為,建立平臺內部的監督和處罰機制,定期開展主播的思想教育和行為規范的培訓工作,促使一線主播人員成為行業自律的排頭兵。

游戲主播應該自覺提高從業規范化意識,加強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自覺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政策要求,依法積極配合監管,恪守職業道德,堅定抵制不良行為。

“網絡游戲直播市場前景廣闊,行業自身要承擔起社會責任,在國家法律和政策規定的框架下,做好行業規范自律,多方共舉,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促進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唐賈軍說。

網易游戲訴訟法務總監說,無論是游戲直播還是游戲短視頻,都是以游戲內容為核心制作的內容。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各方主體應追本溯源,共同尋找行業發展有序規則,建立版權授權機制,促進行業發展。

騰訊公司游戲維權總監周高見指出,在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第二次審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正案草案)》中,涉及游戲直播版權侵權的著作權界定法律依據爭議,已經得到了充分解決。該草案二審稿還進一步完善了作品的定義和類型,增加了相關規定擬對視聽作品的著作權分類保護。

今后,我國司法體系面對網絡游戲知識產權審理也將繼續發揮能動性。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法官姜廣瑞提出,司法審判要面向產業規律,平衡市場參與主體利益,建立及時保護機制,注重對權利人以及相關利益的保護。

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统计报表